• 【40年40人特别报道22】江苏省文明新风集体、在云南宁蒗接力支教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3-10 16:39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 | 浏览:
  • 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地处横断山脉,与四川大凉山地区隔着金沙江,俗称小凉山,生活着彝、摩梭、普米、傈僳、纳西、壮、白、藏、苗、傣、回 11个少数民族,是全国28个特别贫困县之一。宁蒗的基础教育极度滞后,中考平均分比周边兄弟县市整整低了一百分,高考靠民族照顾分也难有学生录取大学本科。

    笔者的长篇报告文学《支教》,第一章《1988年的选择》,具体描述了首批支教教师杨传进、傅士录、赵曙凌、周荣广和徐宝贤们报名的纠结,辞家的艰难。千难万难到得宁蒗,一口气还没喘匀,劈头就是一场暴雨,泥石流来了。道路没了,操场没了,全让土红色的泥浆给盖住了。暴雨之后,溪水河水浑浊不清,烧不开,喝不得。水烧不开,饭煮不熟,跟高原跟海拔有关系。宁蒗县城是个南北走向的小盆地,海拔高度2255公尺,海安地区的海拔高度只有几公尺,把海安的生活经验搬到宁蒗,处处不适应。

    新学校是一所初级中学,以原来的林业局子弟学校为基础,易地重建。新学校从两县的县名中各取一字:宁海中学。宁海中学校长梅德润是海安教师的领队,破格增补进宁蒗彝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。

    宁海中学招生,初一四个班班班“爆棚”,每班学生六七十人。小凉山开天辟地头一回,从八千里路之外请来了老师,全县都轰动了,12个民族没有哪个民族不奔走相告。读书去!到宁海中学读书去!热热闹闹开了学,摸底考试成绩一出来,人人傻了眼。初二、初三四个班语文人均46分,数学22分,英语28分;初一新生的基础竟然达不到沿海地区小学四年级的平均水平,很多学生连四则混合运算都不会。

    副校长刘效宁、教导主任景宝明在老家的时候就是骨干教师,担任家乡中学负责教学工作的副校长。刘效宁景宝明还有周树权挺身而出,担负起宁海中学的教学组织工作。

    此后的日子里,宁海中学反复演绎闪烁着中华民族传统智慧的诸多成语:宵衣旰食,殚精竭虑,水滴石穿……

    1989年7月,宁海中学的第一次中考,两个初三毕业班,88名学生,22人考取昆明、丽江等地中等专业学校,26人考取县内外重点高中。人均考分、升学率在宁蒗排第一,在丽江名列前茅。全县语文、数学和政治学科的“状元”全都出自宁海中学。

    宁蒗教育局长金克在全县教育工作会议上说:

    江苏的教师早上起得最早,晚上睡得最晚,他们改变了我们的时间观念,早上把宁蒗的时钟往前拨了两个小时,晚上把宁蒗的时针往后拨了两个小时。

    宁蒗县委书记阿苏大岭在全县干部会议上说:

    从前我们彝家有个说法,石头不能做枕头,汉人不能做朋友。时代不同了,这个说法过时了!我们和江苏海安联合办学,一年就取得了成效,放了卫星!江苏老师是我们宁蒗12个民族的亲人,是我们孩子的舅舅,是我们各族人民的舅舅!

    “舅舅”这个称谓了不得。占宁蒗人口第二位的摩梭人是母系氏族社会的孑遗,《宁蒗县志》记载,据1956年民主改革时的统计,半数以上的摩梭人家庭为母系家族。经过“文革”的冲击,1984年,依旧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家庭为“阿夏异居婚”。“阿夏”一词为摩梭古语,意为亲密的情侣。阿夏异居婚,俗称“走婚”,男不娶,女不嫁,终身各在各的母亲家。摩梭家庭“舅掌礼仪母掌财”,舅舅帮助姐妹抚养儿女,承担家庭中的重活累活, “受到姐妹之儿女的敬畏和尊重”。

    从“石头不能做枕头”,到宁蒗“各族人民的舅舅”,这个变化了不得,是情感的升华,也是文化的融合。

    九连冠

    宁蒗民族中学坐落在宁蒗县城大兴镇南的山坡上,创办于1981年9月,系云南省首批十九所民族中学之一。1993年8月22日,海安第二轮支教教师64人抵达宁蒗,24人由徐广富带队,至民族中学,承担民中高中部的教学任务。这是海安和宁蒗商定的扩大宁海中学办学成果的一个尝试。

    民族中学专门为海安老师腾出一处小院,取名“江苏院”,很温馨的名字。小院都是平房,一家住一套,也还宽敞。民中建在城南的山坡上,海拔高,自来水送不上去,喝水成了问题。民中的变压器很小,三户教师合用一只电炉,烧饭,一不留神变压器立马烧坏。更严重的是高原反应,民中的海拔比宁海中学高了不足百米,高原反应似乎厉害许多,很多人耳鸣头晕,甚至鼻孔流血。

    徐广富担任民中副校长,吉家龙、朱朝书任教导处副主任,徐仲全任政教处副主任,景宝明任教导处副主任兼教科室主任。校长李长命在全校教职员工会议上宣布,高中部教学工作交由江苏老师全权负责,任何人不得干涉。一校之长李长命自愿担任“后勤部长”。

    1993年,民族中学高考升学率为9.9%,1994年跃升至41.3%,彝族学生马白华一举夺得丽江地区文科“状元”。丽江地区一共10所完中,宁蒗民族中学此前年年高考垫底,海安教师支教一年,咸鱼翻身,高居榜首。

    从第三轮起,每轮支教周期由5年缩短为3年。第三轮支教教师39人,于1998年8月23日抵达宁蒗。23名教师至民族中学承担高中部教学任务,由刘礼院带队。16名教师至宁海(初级)中学任教,由钱灿带队。众人刚刚安顿好行李住处,惊悉地震消息,震中在县城东边40多公里的烂泥箐乡。宁蒗地处横断山脉,贴近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的结合点,历来为地震多、强度大、震害重的地区。

    1976年两次发生6级以上的地震。1988年1月发生5.5级的地震。

    10月2日20点49分,地震,5.3级。此后余震不断,达180多次。

    11月19日19:31,5.0级;19:39,6.2级。

    防震抗震,是对全体支教教师的生与死的考验。便是在这考验中,1999年民族中学的高考升学率依然创下历史新高,再一次在丽江高居榜首,在云南全省位居前列。

    1999年9月,宁海中学迎来一件大喜事。县里通知宁海中学准备汇报材料,申报国家级“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”。校长钱灿和副校长严德本挑灯夜战,将宁海中学建校以来的各类经验总结、事迹材料一一整理上报。云南省民委向国务院民族事务委员会推荐,宁海中学这所有着特殊历史意义的学校得到国务院表彰,荣膺“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”光荣称号。

    2002年,民中高考升学率在丽江地区连续第九年雄踞榜首,是为“九连冠”。

    小凉山之子

    作为宁海中学第一任教导主任,新学期的第一声上课钟敲响之后,景宝明便如同上足发条的闹钟,从此,开始了他长达10年的支教生涯。

    很多年之后,笔者至宁蒗采访,宁蒗人谈得最多的是景宝明、朱朝书、凌开明,思念之情溢于言表。很多人记得当年景宝明朱朝书凌开明点铁成金的功夫,都说,再差的班级,再差的学生,交给海安老师,不出一年,必见成效。

    1994年,景宝明荣获云南省边疆山区少数民族教育特别奖一等奖。云南省委书记出席颁奖大会,与景宝明亲切握手。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